• 新闻热线:
  • 广电客服: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域外来风 >

他在域外文学影响力直追白居易破案手段堪比神
时间: 2019-04-28 来源:未知 作者: admin

  如果问读者君,中国古代哪个文人在域外的影响力最大,大家会说,李白、杜甫、苏东坡吧?这些回答都不对,是白居易,对就是白居易。

  白居易在日本的文学影响力,李白和杜甫只能望其项背。在平安朝,“文集”一词,可以作为《白氏文集》的专有名词来使用;现今已普遍对古人直呼其名,但就白居易还被尊称为“白乐天”,称字不称名。

  坐落在河南洛阳的白居易墓,日文的献碑甚至比中文的都多。有一块石碑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刻着这样一句话:“伟大的诗人白居易先生,你是日本文化的恩人,你是日本举国敬仰的文学家,你对日本之贡献恩重如山,万古流芳,吾辈永志不忘。”可见对他的尊崇程度。

  其实唐朝时期还有一位文人,他生前仕途坎坷,籍籍无名,却墙里开花墙外香。在他生前,新罗和日本的使节每次来到朝廷,都削尖了脑袋四处打听这个人有没有新的作品问世,一旦打听到有,立刻不惜重金和珠宝,把他的新作买走,回国后广为传诵。这个人就是张鷟[zhuó]。

  张鷟(约660—740),字文成,道号浮休子,深州陆泽 (今河北深县)人,唐代小说家。他于高宗李治调露年登进士第,当时著名文人蹇味道读了他的试卷,叹为“天下无双”,被任为岐王府参军。后为长安县尉,又升为鸿胪丞。他在士林中有青钱学士的雅称。这个雅号后代成为典故,成了才学高超、屡试屡中者的代称。武后时,擢任御史。

  张鷟因为写了一部传奇《游仙窟》,书中直陈自己是小说中的男主角,叙述他自己的艳遇,虽然这场艳遇的情节是经过艺术虚构的,但被正统的文坛斥之为“傥荡无检”而遭到否决,因此他后来的许多诗作都在国内遗失了,却被日本人保存了下来,后来又“出口转内销”传回了中国。其中有一首诗作《别十娘》是这样写的:

  张鷟当河阳县尉的时候,当时是武则天朝,武则天鼓励大家互相告密,为此还规定凡是告密的,官家不许阻拦,沿途要提供食宿等方便。一时告密之风盛行。

  当时有一个陷害别人的人叫吕元,他伪造了一份仓督冯忱的文字材料,诬陷冯忱盗卖仓库的粮食。冯忱不承认是自己写的,而吕元是坚持说是冯忱写的,一时无法判定。

  遇到这种情况,张鷟略一思索,取来吕元写的状子,压住两头,只露出来一个字,问吕元说:如果是你写的字,你就注上一个‘是’字,如果不是,就注上一个‘非’字。

  吕元注了一个‘非’字,打开整张告密材料,核对笔记,一看正是吕元写的状子,一连判断了五次,都准确无误。

  反过头来张鷟又压上伪造的冯忱的文字材料,仅留下一个字,又问吕元,吕元注了一个‘是’字。打开一看,正是伪造的文字材料!

  还有一次,一个旅客住到客栈后,他骑的驴半夜被人弄断了缰绳,驴和鞍子一块丢了,这个人自己找了三天没找到,于是报告了县衙。

  由于在自己的治所出现这种偷窃案,是很丢人的事情,说明这里的治安管理的有问题。接到报案后,张鷟追查的很紧迫。迫于压力,偷驴的人在晚上把驴偷偷的放了出来。因为这副鞍子十分值钱,于是将鞍子藏了起来。

  他命令手下将驴的笼头摘下来,把驴放掉。这个驴和马一样,那边是有个成语叫“老马识途”吗?驴也一样。已经自由的驴逍遥自在慢悠悠的往前走,衙役们跟在它的后面。不一会它就自动走到了这几天喂它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