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闻热线:
  • 广电客服: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域外来风 >

香港:怕审计署甚过怕廉署(域外传真)
时间: 2019-06-23 来源:未知 作者: admin

  几天前,笔者拜访港府一个部门的首席新闻主任。大家谈得十分投机,临走时便顺口发出邀请:有时间出来喝茶聊聊天。没想到,她竟大为紧张地摆着手说:“别!别!别!有什么事,还是来办公室谈吧。瓜田李下,万一说不清楚,麻烦就大了。”中午一起吃茶聊天,并非什么大吃大喝,而是香港朋友间最经济实惠的交际方式。一壶茶,几笼点心,买单不过一人几十元。你可以说公务员谨小慎微,也可以说他们有些不近人情,但是,以清廉而著称的香港文官制度,却由此窥得一斑。而这,与香港那套成熟而严密的监督机制有着密切关系。说到监督机制,不少人首先想到的是令闻风丧胆的香港廉政公署,港产片的影响力真是让人感叹。其实,对许多政府部门来说,真正让他们头疼的是审计署。廉政公署的职责是反贪,是负责调查打击贪污犯罪。而审计署则管得更宽,哪个部门浪费公帑,哪个部门的职员偷懒等等,均在审计署的监督范围之内。根据香港的有关法律,审计署长是特区政府的外部审计师。他具有广泛的权力,可查阅政府部门的纪录,执行相关职责和行使权力时毋须听命于任何人士和机构。正因为位高权重,特首董建华去年任命新的审计署长时,还曾经引起过一场小风波:有议员不满新署长邓国斌不是专业人士;因为他的弟弟也任职于政府部门,有人担心会影响他秉公办事。直到今年4月,新署长的审计报告出台,过去的指责和疑虑才烟消云散———他弟弟掌管的社会福利署同样受到炮轰。审计署长每年要向立主席呈交3份报告书,一份是特区政府的账目,另外两份是对政府部门的衡工量值式审计结果。后者审计的焦点是哪些政府部门浪费资源,营运缺乏效益。今年的审计报告透露,消防处的部分零件竟然存放25年未用;康文署管辖下的泳滩冬季使用率极低,最低的一个平均每天只有一名泳客……审计署每年只是抽查数个政府部门,却都会发现数以亿元计的浪费,有些情形甚至非常荒唐。于是,每当衡工量值式审计报告发表,势必会掀起一股“审计风暴”,那些遭到报告点名批评的部门必然会继续遭到社会的炮轰。审计之余,香港还有一套完善的利益申报机制。这不,7月15日,教育统筹局长李国章登上香港媒体的头条———《李国章第三年做楼王》。根据特区政府前一天公布的问责官员利益及物业最新申报资料,出身世家望族的他一共持有73项房产和8个停车场,再次蝉联中的“楼王”。从2002年推行问责制以来,特区政府每年都会要求问责官员申报他们的房产和公司股份,将香港们的财产状况一一呈现在公众面前,呈现在阳光之下。除了每年定期申报之外,涉及官员个人主管的政策领域,也要根据一定的指引进行申报。梁锦松去年黯然下台,与他没有按规定申报利益有着很大关系。他拍板增加汽车税,自己偏偏在加税前买车,又没有进行申报,瓜田李下,难免被传媒指责为“偷步”。审计也好,申报也好,其真正的力量都在于透明,而这方面,传媒则是他们的同盟军。传媒市场竞争高度激烈的香港,报刊电台无不盯紧政府,盯紧。“头顶三尺有传媒”,一位官员私下曾经如是感叹。官员一旦被传媒揭发出言行方面的失误,轻则受到连篇累牍的批评,重则可能引咎辞职。正因为如此,香港随时都可能掀起。在香港,许多市民很可能并不知道审计署长的名字,但是,那种监督机制却始终像空气一样,无所不在,更不可或缺。